(六)裁判结果

截至2016年10月底,前海合法院受理的23宗案件中,判决2宗(现已生效)、撤诉1宗、调解2宗、移送1宗,其余案件皆在审理过程中。在已判决的2宗案件中,基本支持了保理商的诉讼请求,包括全额溢价回购款、律师费、财产保全费、违约金等,其中2宗案件中保理合同都约定了“从保理融资存续届满次日起至完成溢价回购当日期间,除按日千分之一的标准支付违约金以外,还应当以应收账款溢价回购总额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向保理公司支付逾期利息。”由于违约金和逾期利息之和过高,法院酌情调整为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

(七)审理要点

1.公开型保理与隐蔽型保理
保理合同法律关系在我国主要依据《合同法》中关于债权转让的条款以及当事人之间合同条款的约定进行调整,充分体现了当事人意思自治。在长期的保理业务往来中,商业惯例成为保理业良性发展的重要支撑。从统计数据来看,前海法院受理最多的保理合同类型为国内有追索权融资保理合同,其中公开型保理和隐蔽型保理皆有涉及。以下选取具有代表性的(2015)深前法商初字第15号和(2015)深前法商初字第50号案件作为案例,用来总结归纳典型保理合同的异同点。

案例一:(2015)深前法商初字第15号。
本案涉及的保理合同属于国内隐蔽型有追索权融资单保理合同。根据之前性质可归纳出此类保理合同主要特点为:(1)一般为三方主体,仅涉及一个保理商;(2)一般保理商仅提供保理融资和应收账款管理的服务,不涉及债务人信用调查,不提供坏账担保,保理商保留了通知债务人应收账款转让的权利,理想状态下无需通知债务人关于应收账款转让的情况;(3)依据发票金额,提供给债权人相当于发票金额30%-80%的保理融资款;(4)债权人提供给债务人的用于应收账款收回的银行账号的户名一般为债权人而非保理商,债权人与保理商约定账户共管,未经保理商同意不得划拨该账户中的资金。银行机构作为保理商时一般约定债权人在本行开通的特定账户作为共管账户,且不得开通网银转账等服务,以便银行进行监管。但商业保理企业作为保理商时对于账户的监管条件不如银行便利,往往采取保管UKEY等方式进行监管;此外还存在债权人单方面通知债务人变更收款账户的风险,此风险属于债权人违约范畴;(5)无论任何原因导致应收账款不能收回,债权人都有义务从保理商手中无条件回购应收账款(一般约定为溢价回购,或按保理融资额回购,视为达成某种条件下合同的继续履行,若债权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