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在融资租赁中,能否取回与处置租赁物,从而实现租赁物对债权的保障,是关系到融资租赁根基的大问题。实践中,考虑到保全难、诉讼周期长、执行难等因素,再考虑到承租人极易转移租赁物的因素(尤其是租赁物为工程机械时),大量租赁公司采取了自行取回租赁物的措施。自行取回租赁物虽能及时实现债权,但也容易给租赁公司带来一定的纠纷,本文所分析的案例即是如此。
正文  
利星行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与张某某占有物损害赔偿纠纷案
上诉人:利星行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张某某

案件基本事实
2012年8月21日,利星行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称“利星行公司”)与承租人李某甲签订融资租赁合同,从利星行公司租赁山工牌装载机一辆。合同约定租金总额355,612元,支付首付租金后,分18期支付剩余租金,每期16,034元;合同还约定李某甲违约时利星行公司可以收回装载机。2014年4月26日,该笔交易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进行了融资租赁的动产权属统一登记。2014年6月26日,李某甲、李某乙与张某某签订协议,约定因欠张某某借款28万元到期未还,李某甲、李某乙将其“分期付款购买”的装载机(即租赁物)交付给张某某作“抵押”,2014年8月20日前如不能还清欠款,以装载机抵偿欠款,所有权归张某某。同日,张某某占有了该装载机。后李某甲失踪,至2014年8月20日,李某甲、李某乙未再向张某某支付欠款。
由于李某甲一直未支付最后一期租金,2014年12月23日凌晨,利星行公司组织人员将装载机从某建材公司院内拖走,该公司门卫发现后报警,公安局认为事件系合同纠纷引起而未予处理。为向利星行公司索要回装载机,张某某委托李某甲的父亲李某丙前去协商处理。随后,张某某安排人按照利星行公司的要求于2014年12月29日向李某甲账户存入20,000元,被他人扣走14,000元后,剩余6000元由利星行公司收取;于2015年1月26日向利星行公司账户存入64,000元,利星行公司共收取70,000元。2015年1月27日,李某丙与利星行公司签订了向利星行公司交付租金16,036元、违约金3364元、法律服务费50,600元等共70,000元的和解协议(以下简称“《和解协议》”),并出具了代领设备证明、设备交付证明。同日,在张某某支付停车费用1700元、托运费用13,000元,以及另外交通费用1531.5元后,利星行公司将装载机还给了张某某。

起诉与答辩及法院的认定与判决
张某某诉至法院请求:利星行公司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118,340.5元(前述所有支出费用,加上张某某按河南省统一施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