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宏观政策面向好
  1、企业资金面好转,为租赁市场的扩展带来新机会。

2018年12月召开的2019年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企业的盈利和经营净现金流将得以改观,其负债力(支撑新负债)和偿债能力(归还存量负债)都将得到提升。

  “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一方面股权融资,增强企业(净资产)抗风险能力,同时降低企业杠杆率,扩大了租赁进入增资企业的机会。资本市场还致力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更加打开租赁与上市公司牵手,服务上市公司发展的合作空间。另一方面债务性融资,增加企业融资渠道和来源,拉长负债期限,企业资金周转余地更大,租赁服务企业发展的机会更多。

  加之缓解企业融资难政策的全面落地,企业资金面总体上得以好转。

  2、企业经营活跃,投资回升,设备类租赁需求回暖。

  国企改革,特别是不主要承担公益性项目,以市场化自主生产经营为主的企业化国有企业,在落实“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组建一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大政策的进程中,市场类国有企业将获得高质高效发展,国有企业经营的活跃将对设备类融资租赁提出新的需求,尤其是直租设备的需求,需要各类融资租赁公司立足自身条件和优势,及时跟进,度身服定制务。

  民营企业地位得到党和政府最高领导的确认,全国各地、各行业出台一系列支持民企发展的政策措施,民企营商环境得以改善,民企的投资将被再度唤醒,加之“解决好民企及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作为2019年经济工作的重要抓手。人民银行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继续运用各种政策工具,从债券、信贷、股权等方面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支持力度”。无论是民企纾困基金,还是央行“三箭齐发”、“几家抬”等办法都将逐步见到成效。随着民企资金宽松、投资启动,民企必将释放出对设备类中长期租赁(资金)的需求。

  各方力量全力支持民企发展,方向是对的,政策也很及时,操作中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即重演过去走过的弯路----不顾条件只讲政治,甚至人为“垒大户”,必将留下后遗症,产生新的不良资产,那也是不负责任的。

  3、租赁公司的资金面更宽松,成本也更低。“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人行提出“进一步强化逆周期调节”,可以预计明年货币信贷政策会相对宽松,资金成本应进一步下降,社会融资成本的总水平也会进一步降低,因此融资租赁机构的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