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融资租赁监管的目的。
融资租赁监管的目的是不是为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不是为了促进融资租赁业健康稳步发展?是不是为了融资租赁更好更及时的服务实体经济?
融资租赁监管的目的不是为了各个融资租赁公司的具体经营风险,经营风险主要靠股东、管理层、经营层以及全体员工的合法合规经营、宏观风控、微观风控、加强管理等去防范。当然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监管措施会促使融资租赁公司更好防范公司经营风险。
二、融资租赁监管的法律法规依据。
目前内资融资租赁公司和外商投资融资租赁公司的确缺乏法律法规依据,现有的相关规定都是商务部、税务总局的相关政策。融资租赁公司要合法合规经营,监管也得依法依规监管。建议在当前缺乏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的前置审批门槛准入、没有设置行政处罚等监管措施的现状下,在积极推动融资租赁法规法律出台的同时,针对融资租赁具有金融服务属性必须纳入监管的实际情况,可以先对融资租赁公司的资金来源和融资租赁具体业务行为等规定条条框框,规定红线黄线,先把这些规范起来,这些不用等待融资租赁法规或法律出台,银监会先出台相关规定是可以做到的,大公司小公司所有平等市场经营主体竞争主体都应该遵守,这才是眼下监管的核心所在。
如果国务院能够尽快出台《融资租赁监督管理办法》,就有了法规依据,我不建议国务院仓促出台融资租赁法规,法规的出台必须慎重,纳入立法规划,多方调研,多次征求意见,这都需要时间。融资租赁公司这么多年没有发生系统性风险,虽然高速发展,但经营风险和金融风险都是可控的,国务院仓促出台融资租赁监管法规,没有实际紧迫性。
如果银监会尽快出台《融资租赁监督管理办法》,重点管资金来源,管融资租赁业务行为规范,这是可以的,即使没有行政处罚权,也是可以达到现阶段的监管目的和监管要求的。然后呼吁启动融资租赁立法程序,从容不迫。
三、融资租赁监管的主导思想。
监管的主导思想应该是行为监管、本质监管、功能监管。改变谁家孩子谁抱谁家孩子谁管的传统监管模式,我理解的融资租赁监管划归银监会,并非要把融资租赁公司的设立也归到银监会或者各地金融局。这些改变是需要法律法规依据的。
不管谁的孩子,你只要本质上干同样或十分相似的事,都要遵守相同的规则。不管你的公司名称是什么,不管你的业务名称叫什么,本质认定。这样就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把不同行业不同主管部门的孩子干同样的事情时一视同仁,都能管起来,也使得小公司有成长的机会,有了与大公司竞争的机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