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已过半,回顾上半年,金融租赁公司在业务发展、风险管理、融资等方面呈现出不少亮点,但在外部环境变化、监管趋严以及转型的重压之下也暴露出不少问题。

据公开信息显示,太平石化金融租赁今年5月因用印制度执行不严、员工利用职务便利与他人违规经济往来、员工行为管理严重不审慎,受到上海银保监局的行政处罚。无独有偶,北部湾金融租赁在同月因将无处分权的公益性资产违规用作售后回租业务的租赁物,受到广西银保监局的行政处罚。

总体来看,在企业信用风险频频暴露的环境下,金融租赁行业整体发展速度有所减缓,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型之路走得仍然艰难。

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租赁行业就面临着较为明显的生存压力。资产规模增速显著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头部机构重资产业务收缩,整体的资产质量水平也面临着一定的下行压力。

与此前数年监管部门鼓励增加金融租赁有效供给,机构纷纷争抢租赁牌照不同,2019年上半年,仅有一家金融租赁公司批准开业。今年2月,中车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正式开业并在天津东疆保税港区完成注册,这也是近两年多来,唯一一家新获批开业的金融租赁公司。至此,国内金融租赁公司数量达到70家。

截至目前,行业快速扩张阶段趋向终结,从机构的经营业绩上也能管窥一二。今年上半年,金融租赁公司相继披露了2018年经营业绩,从中可以看到,多家机构资产规模出现负增长,如工银租赁与天银金租的资产同比降幅分别达到了13.78%与10.29%。盈利能力也有明显分化,交银租赁、国银租赁、招银租赁的净利润均超过了20亿元,而九鼎金租、天银金租、青银金租的净利润不足1亿元。此外,资产负债率普遍较高,大部分在60%至90%之间。此外,监管要求的提高令机构资金流动性压力倍增,据《金融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金融租赁公司仅股东增加注册资本一项的增资规模就达到了约440亿元,远超2017年同期。

而这一增资之势也延续到了今年。交通银行于今年3月对外发布公告称将对交银租赁进行增资,增资总额不超过55亿元。此前,交通银行曾在2017年对交银租赁进行过增资,而交银租赁也于去年向其子公司交银航空航运金融租赁公司增资70亿元。

正如交通银行在其公告中所述,本次增资旨在增强交银租赁资本实力,促进交银租赁加快业务发展、提升市场竞争力。

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金融租赁公司的资本金实力直接影响其业务布局与风险管理能力,同时,充足的资金也是满足监管指标要求、有序开展业务的必要条件。可以看到,无论是在资产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