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案不同判,大相径庭
 
直租业务中租赁公司作为出租人及买受人的双重角色,在买卖合同项下的合同解除权是否受限?同类案例,辽宁高院及新疆高院给出了截然相反的判决。
 
(一)辽宁高院恒信租赁与明晟机械买卖合同纠纷案
 
沈阳恒信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恒信租赁”)为出租人,佛山市南海区明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明晟机械”)为出卖人,辽宁志平东北型材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志平型材”)为承租人,三方于2013年开展了典型的直租式融资租赁业务,恒信租赁根据志平型材指定从明晟机械购买设备并出租给志平型材使用,据此恒信租赁与志平型材签订《融资租赁合同》,恒信租赁与明晟机械、志平型材签订《设备采购合同》。

恒信租赁根据《设备采购合同》约定于2014年1月份向明晟机械支付了设备购买价款2,870万元,志平型材也向恒信租赁出具了《租赁物件接收证书》,并支付了部分租赁费。经法庭查证,实际上明晟机械已经将设备生产完毕,但志平型材在2014年5月份即已经停产,并以设备安装基建工程未能完工等为由拒绝受领设备,导致设备未能交付,志平型材也未能如约履行支付租金义务。

为此,恒信租赁于2016年起诉解除《设备采购合同》,并要求明晟机械返还设备款2,870万元及承担相应违约金;案件审理过程中,恒信租赁向志平型材发函以其延迟支付租金为由单方解除融资租赁合同。本案经沈阳中院一审,辽宁高院二审,判决驳回了恒信租赁的诉讼请求,具体依据如下:
 
1.恒信租赁不享有解除采购合同的权利
 
判决从如下两个角度论证本项结论。首先,本案并非普通的买卖合同,而是融资租赁关系中建立的买卖合同关系,所以应适用融资租赁合同的法律规定。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九条“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租赁物的选择订立的买卖合同,出卖人应当向承租人交付租赁物,承租人享有与受领标的物有关的买受人的权利”的规定,以及买卖合同中关于由志平型材接受租赁物,协商决定安装等事宜、办理基于租赁物的买卖合同发生的一切争议即索赔等约定,买卖合同项下与受领租赁物有关的买受人的权利已经依照法律规定并通过合同约定的方式转由志平型材享有,恒信租赁不再享有买受人的相关权利。
 
其次,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租赁物的选择订立的买卖合同,未经承租人同意,出租人不得变更与承租人有关的合同内容”的规定,在已经转让了买受人权利,且未经承租人志平型材同意的情况下,恒信租赁无权提出解除采购合同
 
2.采购合

[1] [2] [3] [4] [5]  下一页